登陆

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

admin 2019-11-01 318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序言:

对于现代的绝大多数人而言,在怀孕产子的时候生男生女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有的人还会因为“女孩子”天性乖巧、可爱的缘故,反而更喜欢“女孩”。但是在古代的封建时期,受封建礼教思想的束缚,很多古代人都“重男轻女”,不但“讨厌”女婴,甚至还会加以“伤害”,致使古代“女婴”的命运十分坎坷。直到历史的车轮步入现代社会以后,“女婴”才算是真正完成了“逆风翻盘”的旅途,与“男婴”站在了一个共同的起跑线上。

男扮女装示意图

古代“女婴”的命运有多坎坷?

不知道大家儿时的记忆里面,有没有与笔者遭遇相类似的,反正在笔者儿时的记忆中,一直都是被家人当做“女孩子”来养的,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在笔者小的时候,穿“小裙子”、“涂胭脂”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

也实在是万幸,笔者现在还能以一个男儿身的身份见人,而不是一个男扮女装的“女装大佬”,哈哈!

虽然这件事与文章并无太大关联,且仅仅只是笔者人生记忆中的一件糗事,但是其所代表的意义却不一样,不正是现代人会把“女婴”和“男婴”放在一个公平的起点,而不是去刻意轻视偏颇的真实写照吗?

普通意义上的“重男轻女”现象

然而,在古代的封建时期,受封建礼教思想束缚的影响,“女婴”命运的坎坷程度,绝非我们所理解的普通意义上的“重男轻女”那么简单。

据《诗经小雅斯乾》中的记载:“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

意思就是在封建时期百姓的思想观念中,如果产妇生下的是“男婴”,就让他睡在床上,穿着漂亮的小衣服,把玩着玉器装饰品。

但如果生下的是一个“女婴”的话,就只能让她睡在地上,包着襁褓,让她把玩着封建时期制作纺织制品时所用的“陶瓷纺锤”。

不知道大家看完这个例子后会怎么想,反正这与笔者印象中的“女孩要富养”的理论格格不入,最起码不能让一个初入人世不久的“女婴”就那么睡在地上呀。

不过,如果大家认为封建时期“女婴”的坎坷命运就止步于此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据《韩非子六反第四十六》记载:“父母之于子也,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此俱出父母之怀衽,然男子受贺,女子杀之者,虑其后便,计之长利也。”

意思就是早在战国时期,民间的百姓之中就有这样一部分人,他们在为人父母后,如果生下的是“男婴”,就会高兴的四处奔走相告;但如果生下的是“女婴”的话,则会想方设法的让女孩夭折。

“嵩口古镇”里面的“奉宪永禁溺女石碑”照片(局部)

可怕的是,封建时期这种残忍的“恶习”,还不仅仅只是局限于战国时期。

据元末明初人郑文和在《郑氏规范》中的说法:“世人生女,往往多至淹没。”

以及按照《清世祖实录》中的说法,清初太子太傅“魏裔介”曾上疏:“甚多溺女之风”,为此顺治帝还曾怒火大盛,并因此而下旨:“溺女恶俗,殊可痛恨,着严行禁革。”

意思就是,不但元末明初时存在着这种“伤害”女婴的恶劣事件,清朝初期也同样存在着伤害“女婴”生命安全的恶劣事件。

足以证明,在封建时期,伤害“女婴”,甚至是危及“女婴”生命安全的事件绝对不在少数。

与此同时,位于今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西南部的“嵩口古镇”里面,还有着清朝时所设下的“奉宪永禁溺女石碑”,赫然在向我们倾诉着封建时期“女婴”的坎坷命运,令人动容。

可是,按常理来讲,不论是男婴还是女婴,都是孩子的母亲在经历辛苦的十月怀胎之后,又冒着生命危险才生下来的,在待遇上怎么着也不应该如此的天差地别吧,这明显就不符合正常的“人伦观念”不是吗?

试问如果世界上一个“女婴”都没有了,人类又该如何去延续呢?恐怕除了静等着灭亡以外,再无它法了吧。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古代“女婴”那坎坷的命运,让封建时期的一部分人对女婴如此苛刻,甚至是残忍呢?

按照笔者参考史料后的个人理解来看的话,古代“女婴”的命运之所以如此坎坷,原因无非就两点,一是“男性在社会地位上的优势”,二是“父系宗族制度”的封建礼教思想作祟。

承担封建时期生产体系主要劳动力的男性画像

  • 先说第一点:“男性在社会地位上的优势”

众所周知,由于女性在“身体素质”上的先天性劣势,让人类早在史前时代的原始社会时期,就已经意识到了男性对社会发展的重要性,“母系氏族社会体系”之所以会逐渐演变成“父系氏族社会体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除非女性能在部落寻找食物资源时狩猎到更多的猎物,或者提高生产力的方面给部落氏族提供更多的收获。

就好比明朝学者“赵弼”曾在《青城隐者记》中所提到的:“女织男耕,桑麻满圃。”

其所描述的就正是父系氏族社会体系中,男性因“身体素质”上的优势,从而会承担种田、耕地等多种较为考验身体素质的重体力劳动,而女性则负责体力消耗不大的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织布、采桑等活动。

其次,人类进化史上的“社会体系的形成”,说白了其实就是这些远古时期的部落氏族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兼并战争”后,合二为一,兼并成了一个由更多“部落氏族”组合到一起的大型联盟。

而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兼并战争”中,如果战士能拥有更强大的体魄,无疑就代表能拥有更多的胜算以及生存的机会,这点同样是当时的女性所做不到的。

抢修通讯线路的女侦察兵,很强大

就好比我们现代的部队,承担主力作战的部队绝大多数都是男性吧?而且为了增强身体素质,还每日都进行着极为严格的体能训练不是吗?当然,也不是说女兵不重要,而是由女兵所负责的部分兵种,在父系氏族社会那个时代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呀,诸如“通讯兵”、“卫生员”等。

难不成大家还认为“父系氏族部落”之间的战争通信还会有女性来负责打个电话什么的汇报作战情况吗?

如此看来,在那个以“发展生产力”和“扩张”为第一要务的“父系氏族部落”时期,女性除了承担“生育”以及一些力所能及的义务和职能以外,确实在社会地位上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的。

“重男轻女”的思想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逐渐展露出了它的獠牙。但是还不够明显,毕竟没有人口可不行,远古部落人口数量又极为稀缺,还得依仗女性的“生育”职能发展人口数量呢。

之后,自人类脱离原始的社会形态,开始步入封建时期的“奴隶制社会”之后,生产力的高速提高,以及“封建政权体系”的迅速发展,让男性在社会上的地位也就变得越来越裘怡重要,与此同时,人口的迅速增长又让女性所承担的“职能”在社会体系的发展完善进程中变得越来越不明显。

两相比较之下,高下立判。

由此也就导致了到封建时期以后,有着相当大一部分的人,在潜意识中就忽略了“女性”对社会体系的发展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宗族制度体系中的宗族祠堂

  • 再说这第二点:“父系宗族制度”的封建礼教思想作祟

据汉代班固的《白虎通宗教》中的记载:“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谓恩爱相凑也。一家有喜万家聚之,合而为亲,生相亲,死相哀痛,有会聚之道,故谓之族。”

意思就是所谓“父系宗族制度”的形成,其实就是依仗着某一个单独的“成年男性个体”为核心,再加上“父子继嗣”的血缘关系为纽带,从而产生的“聚合群体”。

再加上封建时期“三从四德”的封建礼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教观念的束缚,让“女性”在出嫁后完全就丧失了自主权,沦为了“夫君所在宗族”的附属品。

所以,在这些封建时期的父母眼中,女孩一旦出嫁了,就成了别人家的女儿,跟自己的宗族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也就意味着这些父母含辛茹苦抚养十来年的努力全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都打水漂了,而且还得搭上数量不菲的“嫁妆”。

这其中针对“利益驱使”所产生的一些“行为”,也就是前文曾引用过的“虑其后便,计之长利也”

古代“小女孩”画像

因此,在封建时期这一部分极端父母的潜意识里,“女婴”是带不来他们所想要的“利益”的。

换句话来讲,在封建时期那传统的“父权宗族制度体系”中,“女婴”的命运自一出生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定了,就是要在长到十来岁的时候嫁人的,那时候的民间也有着这样一句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毕竟嫁出去的女儿就成了“夫君”宗族体系中的人,既不能给父系宗族承担“传宗接代”的责任,也不能在父系宗族的“长辈”年迈体衰的时候给他“养老送终”。反之,嫁出去的女儿反而要承担的是“夫家宗族体系”中的义务,如此一来,自然也就不会被承认了。

也就是说,在封建时期一部分人的思想观念中,“女婴”完全就是“人类社会体系”中的“附属品”,而且还是要倒贴钱的“附属品”,再加上战乱以及灾荒所导致的资源的缺乏,贫苦家庭的父母自然也就不想要“女婴”了。

笔者说句难听的,这岂不就是把“人类文明的延续”当成了“利益”交换吗?古代“重男轻女”现象的形成也多是因为这些原因,“女婴”那坎坷的命运同样也多是来自于此。

小男孩和小女孩在吹蒲公英

又是因为什么,让现代社会的“女婴”得以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逆风翻盘,脱离坎坷命运的束缚,与“男婴”站在一个共同的起跑线上呢?

请问诸位还记得那一句“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标语吗?顾名思义,这句标语正是为了瓦解封建时期“重男轻女”的陋习而生。

在步入现代社会以后,随着社会进程的进一步发展,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善,以及人民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让“男女平等”的观念早已经深深的映刻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好比如,在法律上,于公元2002年11月29日审议通过并发布的《关于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中,就明文规定了:“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

意思就是在“婴儿”出生前,极彩注册机-古代“女婴”的命运真的崎岖吗?浅谈下“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就已经开始了对“重男轻女”陋习的打击工作,明文禁止那些凭借现代发达的医疗技术,在鉴定“胎儿性别”以后选择终止妊娠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封面局部插图

除此以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章第一节第九条的相关法律法规来看:“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意思就是在胎儿从出生的那一秒开始,就已经明确的受到了法律法规的保护,任何人都不得非法剥夺婴儿的“合法权益”,不论“男女”。

不仅仅是如此,在其它的诸多法律体系中也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们“男女”不论性别,所享受的权益和应尽的义务都是完全平等的,不存在任何的偏颇现象。

而且,随着社会进程的逐渐加深,封建时期早已经成了过去式, 封建时期那“女子无才便是德”之类的封建礼教思想也早已经被打破。“女性”的受教育水平普遍有了长足的提高,在社会体系中的地位自然也就越来越高。

“女婴”的逆风翻盘之旅也就此得以完成。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一个更美好的明天而去。就让那“万恶”的封建礼教陋习以及恶习,随着历史的车轮而去,彻底的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吧。


【end】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